目前日期文章:201909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在日本的飯店、特別是日式料理店中用餐時,如果想把沒有吃完的飯菜打包帶走,一般都會遭到店家拒絕。這是因為,日本的飲食文化中並不存在打包的觀念。 

為什麼日本餐廳不幫客人打包?日本料理會使用很多生鮮材料。即使是把飯菜打包帶回家,如果發生了食物中毒,通常還是要由店方承擔責任。因此,為了省去打包的需要,日本料理中套餐的飯量都是經過計算的,剛好夠一個大人吃完。總之,「不提供客人吃不完的料理」成為飯店的一種規矩。

另一方面,對於日本人來說,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日本與中國飲食文化的最大差異,那就是看「點的菜能不能吃完」。

長期住在中國的日本人一般都會胖起來,他們的藉口往往是:「和別人吃飯的時候,對方點的菜太多,一不小心就吃多了。」

的確,在中國人的飯局中,特別是對於請客的一方來說,菜不夠吃最讓人丟臉。所以,四個人就要點六個菜,十個人就要點十五個菜。最後還剩下一到兩個菜的話,就是剛剛好。我也能理解這種感覺。

然而,挑戰這種飲食文化的「禁奢令」出現了。它能在中國社會持續到什麼時候,非常值得我們關注。那麼,日本人是不是從未像中國人一樣,有過「以酒成池,懸肉為林」的奢侈浪費的飲食之風呢?答案絕非如此。江戶時代就是一個例子。

在沒有戰爭、沒有饑荒、富裕程度達到頂點的江戶時代的文化文政期(一八○四至一八二九年)中,江戶人在飲食中加入了「娛樂」成分。一些人開始召集朋友,舉辦飲食大賽。例如,在文化十四年(一八一六年),一個名叫萬屋八郎兵衛的人在江戶的兩國地區舉辦了飯量比賽,其中,共有「酒」、「點心」、「主食」、「鰻魚」、「蕎麥」等小組,參賽者分別在這些組別中進行比賽。例如,在點心組中,神田的丸家勘兵衛吃了五十個包子、七條羊羹、三十個薄皮餅,還喝了九杯茶。另外,在另一個項目中,七十三歲高齡的和泉屋吉藏吃下了五十四碗茶碗大小的米飯。

在各地舉行的飲食大賽的參賽者大多都是固定成員,觀眾也很喜歡看這樣的比賽。但由於暴飲暴食,大多數參賽者都因為飲食過度而英年早逝。因此,江戶幕府下令,禁止民間頻繁舉辦這樣的比賽。

社會的安定狀態持續了一定時間之後,往往都會出現「娛樂」過度的傾向。中國商朝的酒池肉林便是如此。在日本八○年代的泡沫期中,被稱為「泡沫紳士」的那些老闆在品嘗每瓶價值數十萬日圓的香檳時,就像是在喝礦泉水一樣隨意。這種現象在各個時代都是相通的。據說,中國富二代的奢侈行為也令人瞠目結舌。但是,由於政府在今年(二○一四年)頒布了禁奢令,想必中國的高檔飯店會欲哭無淚吧。

透過禁奢令,中國的飲食文化是否也能變得像日本一樣,在點菜時「只要夠吃就好」呢?

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_branch_match_id=591260128083815147&id=5082482&utm_campaign=line_cw-social-deeplink&utm_medium=social&utm_source=line_cw

♠ 欲申請2020年1月及4月入學的同學,勝治已開始辦理報名諮詢,歡迎來電或臉書預約時間。
♠ 本機構採一對一諮詢,避免現場久候 ,請事先來電或通訊軟體預約諮詢,敬請諒解,感謝您的合作。

👉 預約電話:02-2369-1377
👉 LINE官方: @mso6936z 勝治日本留學機構
👉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youzi.tw/ 臉書
👉 http://www.szj.com.tw/index.php 官網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勝治日本留學機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京都什麼產業最重要?我想大多數的人一定立刻回答「觀光業」。但事實真是如此嗎?

今天就要來聊聊,大多數人,尤其是外國人常常誤解的京都產業結構。

根據日本官方資料顯示,京都最重要的產業,不是隸屬於服務業的觀光產業,而是製造業。京都的製造業,在總產業的生產占比,占了百分之22,比全國總產業比的百分之18.5,還高了3.5個百分點。而在服務業這項,京都是百分之19.5,只比全國的百分之19.3,略高出一點點而已。

很令人驚訝吧,看似傳統又沒有汙染的京都,製造業才是它最大的產業。

從西元794年的平安京開始,到明治2年、西元1869年遷都東京為止,京都作為日本首都的時間超過千年。做為全國的首善之區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裡,京都集中發展出了全日本最好的傳統工藝技術,所以當明治維新後,現代化的時代巨輪開始啟動,這些技術最好的商鋪,很快的利用自己百年以上的基業,轉型成為符合現代需求的製造業。

比如說,京都有名的「島津製作所」,他們現在是全日本、甚至全世界知名的精密儀器製造商,專門生產使用於各產業的分析計測儀器,以及醫療用的圖像診斷機器、航空機器。不過您能想像,「島津製作所」最初是製作什麼傳統器物的商鋪嗎?答案是製作佛具的宗教用品。

千年來,京都製造的佛龕和佛具,是最高級的精品,精巧的技術,讓「島津製作所」在明治維新後,學校開始教授科學課程時,看到了轉型的契機,於是開始製造理工科用的教育器材,逐步發展成現在的企業規模。

京都另一家全球知名的企業是「任天堂」,您猜得出「任天堂」原來是做什麼的嗎?答案竟然是日本傳統的遊戲「花札」。花札也稱為花牌,總共有48張,分為12個月份,有著不同的圖案,每種圖案4張。

京都花札講究精美的圖面設計與印刷,是花札中的上品,就如同「島津製作所」一樣,「任天堂」也懂得與時俱進,從古代的遊戲進化成現在的電玩遊戲。

京都著名的清水燒技術,也轉型成製造精密陶瓷,例如有名的京瓷製作所,日文名叫「京セラ株式会社」,此外,還有高居世界第一、生產陶瓷電容器的「村田製作所」。

京都有非常多在日本名列第一、甚至世界頂尖的製造產業,例如以生產業務用計量包裝機的「いしだISHIDA株式會社」,汽車測試系統的全球領導者「崛場製作所」,生產縫紉機械的「ハムス株式會社」,生產汽車零件的「ユーシン精機」,生產小型馬達的「日本電產」,生產雷射熔接機的「片岡製作所」,生產家庭用電子血壓計的「歐姆龍」,生產半導體封裝機器的「TOWA」,生產半導體的「ローム」,生產女性內衣的「華歌爾」,生產汽車電池的「CSユアサ」,生產服裝展示道具的「吉忠マネキン」,日本釀造燒酒市占率第一的「宝酒造」,生產個人用血糖機的「アークレイ株式會社」,製作標籤的「和多田印刷」,製作毛巾的「棉久リネン」,生產香草優格的知名「日本ルナ株式會社」等等。

您可能從來沒想過,京都有這麼多優秀的製造商,為什麼我們都沒有這樣的印象呢?因為京都這些公司,多數的商業模式是「B to B」(Business to Business)的模式,也就是公司對公司販售,而不是直接面對消費者,例如,把製造的零件販售給SONY這樣的知名品牌,所以不在那些產業工作的一般人,可說是完全感覺不到這些公司的存在。

在日本,有很多學者專家都在研究,京都為什麼可以培育出這麼多優秀的製造商,京都大學副校長德賀芳弘教授,就曾在他2016年出版的著作《京都企業:歷史與空間的產物》中寫道:「京都的企業,繼承了避免模仿他人、追求原創的職人風骨。」

著名的記者財部誠一先生,2015年出版了著作《京都企業的實力》,在這本書的封面上就大大的寫著,京都企業認為「模仿可恥」。書中寫道:「不侵犯他人的領域、不模仿他人、不削價競爭,是京都企業和京都社會共通的大原則。」

也因為京都有這麼多營運良好的製造商,很需要人才和新血加入,京都府為了滿足這一項需求,特別成立了「ジョブパーク組織」,到各大專院校向學生面對面介紹,京都不是只有觀光產業,還有更低調但實力堅強的製造業,希望優秀的學生在畢業後,都能考慮留在京都的企業工作。

到這裡,應該能夠完全理解,京都多數的居民並不靠觀光產業過活,加上收入穩定,對於生活品質當然也很要求。所以京都人對於抱著老大心態而來的觀光客,心裡非常不是滋味,最近一些觀光客侵犯到居民權益的行為,已經讓京都人失去耐性,開始有所回應。

比如,太多觀光客帶著大行李箱或大背包搭巴士,堵住通道,造成尖峰時間使用巴士通勤、通學的市民很大的不便。現在巴士上還會貼出告示,要求觀光客要把行李箱放在緊貼坐姿的雙腳之前,上車入座後,後背包則要反背在胸前。可惜很多看不懂告示的外國人,仍舊我行我素。

此外,在京都的都市計畫中,旅館都集中開設在特定的區塊內,不影響住宅區的居民。但是近年來,太多的個人民宿和房間外租的民泊,蔓延到住宅區裡,觀光客在巷道上拖行李的噪音、深夜晚歸、大聲喧嘩,或是誤闖附近民宅,讓京都今年6月開始,針對個人民宿、民泊做出嚴格管理,某些社區也發起不歡迎民宿民泊的自治條例。

如何區隔觀光區和住宅區,是京都接下來要面對的課題,畢竟觀光不是京都的全部,也請您到京都來玩的時候,不要誤以為京都是一個大型度假村,尤其進入非商業區時,能記得京都人不給別人添麻煩的中心思想,盡力做到不影響別人的安寧、不造成對方的不便、不令他人感覺尷尬。

希望每一位來京都的旅人,都能對京都留下好印象,也讓京都留下對您的好印象。

https://www.gvm.com.tw/article.html?id=46192&utm_source=Facebook&utm_medium=GV_post_blog&utm_campaign=2019&fbclid=IwAR1XYoisdIhtQiZZbVG6ftqyoQ_WfGU0M59eINKlACKAd6SlDdxe-5YrgPI

文章標籤

勝治日本留學機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